林深鹿野

林野,有幸相识。 ‖全职‖盗墓‖原耽

一叶君‖男人不可带孩子

一叶之秋x君莫笑
#男人带孩子,越带越糙

1.
    君莫笑是个有爹生没爹养的可怜孩子。
    小时候是橙风带着,挤了牛奶羊奶喂大。后来大了,四五岁长得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虽然小孩子有点儿小别扭但是架不住人长得可爱。于是街坊邻居就一起照顾他。东家送早饭,西家送午饭,晚饭溜溜达达转一圈就一手吃的。
    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必然是从小都招人喜欢的。
    多年以后,叶修在想起来君莫笑并带着他征战十区之后,没人想到这熊玩意儿骨子里这么蔫儿坏。
    不过这都是后话。

2.
    小时候君莫笑堪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村头溜到村尾,一手吃的不说,还能被各色莺莺燕燕的小姐姐亲亲抱抱举高高。
    一叶之秋对此万分向往,心想我这么帅气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不羁,怎么就没这个待遇?
    为解心头恨,一叶对君莫笑基本没什么好脸色。当然,这是在某天君莫笑窝在一堆被子里病恹恹软软糯糯喊了一句“一叶哥哥”之前的想法。
    喊完一叶就觉得,操,沦陷了。

3.
    一叶之秋其实算是个好哥哥,君莫笑还没进入青春叛逆期以前就喜欢跟在他一叶哥哥后面。
    “小跟屁虫。”一叶一脸仁慈的叹气。
    君·小跟班·莫笑,每天日常就是跟在一叶之秋后面跑前跑后,小短腿晃晃悠悠颤颤巍巍地,橙风说一叶你别跑了,在家里和笑笑玩。
    一叶之秋口嫌体正直。嘴里骂骂咧咧老不乐意最后他比谁和君莫笑玩的都好。
    橙风为此笑了他好久。
    一叶也不过摸摸耳朵,勾着唇角笑一下,也不说话。

4.
    橙风是个放荡不羁的女子,她比谁都喜欢四处奔波。
    “一叶,我要出去了。”
    “哦,那你去啊。”一叶莫名其妙。
    “....笑笑。”
    “哦,那小崽儿啊,我看着带着就行了。不用你管了。”一叶大手一挥,满不在乎。
    君莫笑在一边歪着脑袋看,学样子小爪子一挥,脆生生喊了一句“小崽儿!不管!”
    一叶和橙风狂笑。君莫笑就也跟着笑。
    一叶之秋想:妈的智障。

5.
    橙风到底还是走了,家里就剩一叶跟君莫笑大眼儿瞪小眼儿,看了半天,君莫笑突然一嗓子嚎着开始哭。
    “.....。”
    君莫笑这边儿哭的惊天动地泣鬼神,一叶之秋这边傻的丈二摸不着头脑。
    啥玩意儿啊?咋回事儿啊?
    一叶之秋拧着眉把君莫笑抱紧怀里摇了摇,又想了想,把他架在脖子带着他出门儿了。
    其实君莫笑就是想哭,没啥理由。不过现在一叶带他出门了,好说歹说给他个面子,君莫笑捏着一叶的衣服抹了把脸上的鼻涕眼泪。
    “.....。”mmp

6.
    一叶问君莫笑,找谁玩啊?
    君莫笑抓着一叶的头发嗷嗷嗷的喊,像个猴子。
    “去去去去去去找大漠男神!!嗷嗷嗷嗷嗷!”
    一叶被扯得头皮疼,龇牙咧嘴地去找大漠孤烟。
    半道上,君莫笑嚎累了,抱着自己的伞吧嗒吧嗒嘴缩在一叶怀里睡了。
    一叶之秋心想这他妈真是个小祖宗,怎么这么难伺候啊!
    然后等他睡熟了,一挑却邪,把人挑在矛尖儿上挂好,扛着却邪叼着草哼着曲儿,大步流星。

7.
    君莫笑是被晃醒的。
    一睁眼儿就看着两边的树疯狂后退。
    君莫笑愣了一秒,下一秒就发现自己被一叶挑在铮明瓦亮的矛尖儿上扛着。
    他有点儿想哭。转念又一想,不行,笑笑是个大宝宝了,不能随便哭...而且今天哭过了。
    然后他硬生生憋回眼泪一声不吭的在后面荡。怀里紧紧抱着自己的伞。
    “笑笑好气好绝望,但笑笑能怎么办啊!”

8.
    君莫笑在后面快要晃吐了。
    他终于忍不住颤着嗓子嚎,“一叶之秋!放放放我下来呀!我有降落伞!”
    一叶之秋呸地吐了草侧头瞄了一眼他,“诶呦,笑哥儿,别晃了,一会儿衣服给你扯坏了咋整啊。”
    一叶停下来,又把人抱紧怀里。君莫笑搂着一叶的脖子撅着嘴满脸写着“大坏蛋笑笑不要和你玩了”,一叶看笑了。
    “你这衣服坏了还得我给你缝,你看你一叶多可怜,你乖点儿哈。”说着一叶呼噜了两把君莫笑的头发。
    小孩儿的头发柔软顺滑,一叶满意的眯了眯眼睛。

9.
    “...那你就不要缝...”君莫笑赌气还晕,蔫儿巴巴的趴在一叶肩头哼唧了两句又不吭声了。
    一叶乐得他不闹腾,把人往上颠了颠,继续赶路。
    半晌,君莫笑好像是缓过神来了,突发一口咬住一叶的脖子,啃出一圈牙印。
    一叶一惊,差点儿把人都给扔了。
    ....这小祖宗有他妈怎么了!?啊!?
    “你你你!”君莫笑你了半天这才组织好语言,顺着你字往下说,“你!那你别缝!你缝的都是什么玩意儿!我上次俩裤腿儿都不一样长!”
    一叶心想,我不是我没有。

10.
    然后一叶就和他讲大(la)道(ji)理(hua)。
    垃圾话嘛,从小就要抓起。一叶之秋功力深厚,嘴里跑火车呼啦啦啦就把话题带歪了。
    君莫笑就跟着他的话题闹腾,一路上鸡飞狗跳,等找到了大漠孤烟,君莫笑已经忘了自己要找大漠孤烟干嘛来着。
    “...。”大漠孤烟冷漠.jpg




这个,没剧情没笑点。就是日常摸鱼。
今天不想看全职。过几天再发细节。懒癌晚期。

不过小小的白团子君莫笑真的超可爱啊。
好想有画手大大画一下。
就,一叶用矛挑着君莫笑,君莫笑在后面张牙舞爪的挣扎。好可爱.....

痴心妄想。
活在梦里。
不会有的。
画手不会看你的。
QAQ



林野,有幸相识。

《全职高手》之那些你不知道的细节。十八

不定期更新。
我真的是没存稿。


1.即便是全明星赛,张新杰也保持了他提前半小时入场的习惯。(第335章  全明星二十四1)

2.喻文州是位和气的队长,在整个职业圈中的人缘都是超好的。(第336章  全明星二十四2)

3.吴羽策和李轩二人的双鬼配合,是职业圈中一个经典组合,一直是叶修和苏沐橙最佳搭档的有力竞争组合。(第336章  全明星二十四2)

4.肖时钦,荣耀四大战术大师之一,是一个拿着一手烂牌也能给任何队伍制造出麻烦的家伙。(第336章  全明星二十四2)

5.田森生得是虎背熊腰,钻研荣耀的职业选手那基本就是死宅,少有这样的运动健将。(第336章  全明星二十四2)

6.李华也是一个以操作快速,行动多变著称的选手。(第337章 全明星赛)

7.肖时钦所擅长的是团队指挥,战术策划。(第337章 全明星赛)

8.王杰希和邓复升的一动一静,韩文清和张新杰的一攻一辅。(第337章 全明星赛)

9.王不留行一身黑色的法师长袍,头顶个大巫师帽。(第339章  各有短板)

10.王杰希那种变幻莫测的魔术师打法,对于喻文州来说完全就是克星。他可以看出王杰希的打法意图,可以知道该怎么做,甚至怎么破解,但是他偏偏做不到。(第340章  大神齐爆发)

11.楚云秀,在圈里知名的关键时候喜欢掉链子的大神。(第342章  暴力的姑娘们)

12.周泽楷,技术真是超炫,不过人却是比较沉默规矩的。打得炫,那是他的技术风格,这人性格上并不喜欢张扬出风头。(第342章  暴力的姑娘们)







第八条让我吐槽一句。
“韩文清,官方承认的攻。”





林野,有幸相识。

《全职高手》之那些你不知道的细节。十七

时隔一年,我来填坑。

1.王杰希,这已经是一个完全将战队摆在首位的选手,是联盟中最好的队长。(第314章  再过十年也不会腻)

2.飞枪需要高节奏的射击频率,飞炮一炮就能将角色推出很远,飞枪却需要连续地射击才维持角色的漂浮。从操作难度上来说,飞枪是要远超过飞炮的。使用飞枪时,角色触地的频率远比飞炮要频繁。(第316章  跨栏赛跑)

3.第六次轮回主场的全明星赛上叶修,陈果,唐柔的座位号是C区18排19、21、23号。(第317章  第二环节)

4.唐柔说苏沐橙说话时咬字非常清晰,很干净。黄少天的声音有一点儿小特点,他语速越快时,声线就会越尖。(第321章  烟花之后)

5.唐柔虽好奇,但是却会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别人不方便透露的隐密,她不会再去刺探。(第322章  暗箱操作)

6.虽非顶尖大神,杜明却也是轮回战队的主力选手之一。基本功扎实,打法奔放,也是一个风格很鲜明的选手,有“狂剑客”之称。(第322章  暗箱操作)

7.到第六次全明星赛为止,龙抬头只有叶修能做到。(第329  龙抬头)

8.叶修离家出走是为了游戏,但他长大后承认这很丢人。当初的他幼稚、可笑、丢脸、自私、不负责任……这一点,叶修自己都很清楚。他只是幸运他正巧真有着游戏方面的天赋,而后又赶上了荣耀时代的来临,否则的话,这出为了游戏而离家出走的闹剧,到底会如何收场就很难说了。(第332章  丢脸的过去)

9.陈果从来都不是一个擅于控制情绪的人。她想笑的时候就会笑,想怒的时候就会怒,想哭的时候,那就更麻烦了。(第333章  夜不能寐)

10.
   唐柔问叶修:“你离家出走,后悔过吗?”
  “从来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些抱歉。后悔的话,我早就回去了,都是一家人。”叶修说。(第333章  夜不能寐)


我.....我真的来填坑了。






林野,有幸相识。

林唐林‖女装,到底是谁的错

# 林唐林
# 女装,到底是谁的错

1.
    林敬言推开浴室门的时候正在擦头发,恍惚看见镜子前面一抹白影。
    林敬言僵了一下,心里迅速过了一遍最近自己都去过什么可能沾染奇奇怪怪的东西的地方,然后小心翼翼揭开盖在头顶的毛巾。
    然后他觉得自己今天推开浴室门的方式可能不太对。
   于是林敬言又回去了。

2.
    再次推开门的时候,那一抹白影还在。
    林敬言心想完了完了自己怕是撞鬼了这么怎么办啊我和唐昊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啊!
    ....等等。唐昊?
    林敬言瞪大眼睛又看了看。
    哦,这个穿着白色蕾丝蓬蓬公主裙的人是唐昊啊。还好还好....啥!?!?!
    唐昊?!?!

3.
    其实唐昊也没想到林敬言今天洗澡时间这么短。
    唐昊今天回家的时候看见门口放了一个袋子,里面是这套裙子。同时还附带了各种少女系的发饰手势。精美好看。
    林敬言给小姑娘买小裙子了。
    唐昊不高兴了。
    他要闹了。
    于是他拆了包装开始研究小裙子。

4.
     唐昊看了半天,觉得这么大号的裙子怎么也不像是给小姑娘的。
    谁家小姑娘的裙子比划一下长到唐昊胸口啊??
    唐昊很郁闷。但是又很兴奋。
   “这不会是林敬言买给我的吧!?”
    唐昊,醒醒。
    这个时候的唐昊智商可能和孙翔不相上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唐昊开始穿裙子。

5.
   “...唐昊你...”林敬言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后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只好闭嘴。
    唐昊被吓到了,压着裙摆一脸爆红。夕阳红,不过如此。
    其实唐昊穿着还蛮好看的,强烈的反差萌让林敬言一瞬间有种眼睛被凌虐的快感,欲罢不能。

6.
    林敬言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打量唐昊。
    唐昊其实有些懵逼的羞涩。
    唐昊小公主压着裙摆眼观鼻鼻观心,小裙子低下挂空挡,凉风嗖嗖的钻。他有些别扭的拐了个内八,犹犹豫豫嗫喏了一句:“你别看嘛!”
    林敬言和唐昊同时虎躯一震。
    操。好几把雷。
    唐昊脸一下的黑了。
    林敬言还是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7.
    空气开始沉淀,逐渐成为胶体,会不会产生丁达尔效应林敬言不能确定,但场面确实很尴尬。
    雨没有下,气氛也很不融洽。
   “唐昊,你....你换下来吧...”林敬言摸了把脸,一脸不忍直视。
     真的,惨不忍睹。
    但唐昊觉得无论自己什么样子林敬言都应该喜欢自己。但很明显现在林敬言不想看他。
    唐昊又不高兴了。
    唐昊要闹了。

8.
   “林哥哥,你看看昊昊嘛~”唐昊说完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操。这都什么事儿!
    不过为了表达自己莫名其妙的愤怒。唐昊决定忍一忍。
    林敬言两眼发直站在一边,久久不能平静。
    唐昊在心底给自己比了一个耶。心满意足的去换了衣服。
    回来的时候,林敬言还在发愣。

9.
    后来林敬言非常后悔,没有拍照没有录音。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林敬言在那以后甚至不敢进女装店。
    让我们为林敬言先生默哀一秒。









时隔七个月又一次下回lof.
脑洞产品,看个热闹就好。
ooc也罢不知所云也罢。
我就写写。




林野,有幸相识。

茶饭不思


       
       
        方家大少爷自从出巡回来后,便整日愁眉苦脸,茶饭不思。吃什么到了这嘴里啊,它就是没味儿。

        老爷夫人也急,四处请了人来看,答复却都惊人的相似。无非是,令郎此乃心病,然具体何如,在下便不可知了。罢了拱手欠身,带着药童飘飘然地离去。

        夫人见着自己长子日益消瘦,躲在闺房中以泪洗面。老爷更是愁的向朝廷请辞,望归家求医。
       

        "我的儿啊,你为何不肯吃这饭呢?"方夫人红着眼眶,半举小碗的饭,好生劝解。方锐已是三四天一日一餐了。老夫人愁坏了。

        "母亲,我并非不吃,只是...只是...唉..."

        "少爷,只是什么,你道是说啊!"

        "只是...只是这饭菜,实在不合我胃口啊!"

        至此,府上的一众丫头们各个心疼地四处求来四海八方的山珍海味,可那方少爷一一看过后便摇着头轻叹说着"不是不是,那人做出来的饭可比这些要好吃的多啊..."

        丫头小子们都奇怪,少爷这是说谁呀?莫非....莫非是那家姑娘?可是,这些时日也未曾见少爷和那家小姐走的近啊!

        遂,这方少爷口中之人,便成了个谜团。
       
       
       

        日子久了,方少爷倒也是开始强迫着自己吃些东西,渐渐的也习惯了日日味同嚼蜡。只是心底的那个味道,那个人却依旧找不到。
       

       
        这日,方夫人突然神神秘秘的叫他出来,说是寻到一人。那人口出狂言,说是自己这饭菜定能让方少爷心满意足。夫人虽然不信,可也心急于儿子的病,也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硬着头皮来喊人。

        "锐儿,林先生这顿饭,你就尝尝看吧!"

        "此人姓林?"方锐大惊,有些不可思议。

        "是了,他便是这么说...哎!锐儿!你且慢些啊!"
       

        喊话间,方大少爷已是冲进了大堂。

        堂内,一人身着白袍坐于木椅之间,烫金的滚边儿闪着金光,青丝半垂,玉带收腰,配着一双龙玉佩坠在腰间。一手拖着茶碗,一手执碗盖轻轻拨弄着茶叶。听见声响,先是不紧不慢的嘬了口茶,这才抬起头来,温声细语道:"方公子,好久不见。"罢了,弯眸一笑。

        "...先生,你这次亲自跑到我手里,可就在别想逃了啊!"

       
        语毕,二人相视一笑,世间再无他人。
       
       
       
       







        虽然说是方林但是我瞅了半天硬是看不出来,你们且当做是互攻林方林好了。
        上次过后一直不敢写同人。这次好像写没有什么禁忌吧?唔,大家就看个热闹,也别太较真...
        重回lof的一个小象征。这是前几天给我天下第一好的生贺。





谢谢观赏。
您好,我是林野。

研学。
种草。
我......很久没有更文了......

论晴明的情史。
玩阴阳师难道就是为了搞事情???

不知道干嘛就安静放图。之前存了好多现在也没有拍多少主要还是没时间出门,哎。
想拍照。想修图。

挺早一张图了,随手发出来好了。